養母3

養母3

星期日早晨,阿勇向媽媽告假,說要跟芳姐去看早場電影,是芳姐輸他的,

要請客。

  媽媽說:「阿勇,你跟你的芳姐很好是嗎?」

  阿勇頓腳說:「媽!你想到哪裡去了?芳姐已經訂婚,有未婚夫了。」

  「嗯!有未婚夫怎麼可以請你看電影?」

  「媽,只是看電影,有什麼不可以呢?你的思想也太守舊了,時代不同了。

  「時代不同了嗎?」

  「當然不同了,媽!好不好?」

  「媽若說不好,你怎麼辨?」

  「媽若說不好,那麼阿勇下樓去告訴芳姐,說今天媽禁止,不準外出呀!」

  「嗯!讓媽想想。」

  阿勇就坐在沙發上,很有興趣地看著媽媽,他知道她是在逗他的。

  媽媽也好奇地看著阿勇,說:「你為什麼不急?」

  「急什麼?」

  「萬一媽不準呢?」

  「不準我就去回絕,不就得了!」

  「真的?好,媽不準,你去告訴你的芳姐吧!」

  阿勇搖搖頭,說:「好,我下樓去,馬上回來。」

  「慢點,你的芳姐不是很美嗎?」

  「媽說不錯,芳姐是很美麗、很迷人、很可愛。還有,還有很令人想入非非

,但媽媽比芳姐更加一萬倍的美麗、迷人、可愛,和……和……」

  媽媽嫣然笑道:「嘴還是真甜。」

  阿勇說:「媽媽試過……呀!對不起,不要生氣。」

  媽媽微笑著,嬌臉羞紅的說:「好,你去吧,十一點半以前回到家。」

  阿勇說:「媽媽準了?」

  「準了,但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下午不準再往外跑了,在家裡陪媽媽,好嗎?」

  「當然,阿勇才捨不得離開媽媽呢!要不是阿明和他姊夫一定要我去,我才

不去呢?」

  「又甜嘴了,去,記住十一點半,要乖哦!」

  「是的,媽媽,再見!」

  「再見,不要惹事。」

  「我知道。」

  芳姐真的在樓下等他,這時候也快九點了,芳姐好像剛到的樣子,引擎還沒

有熄火,他坐上機車的後座,坐得正正當當的,保持與芳姐的距離。

  一來,他知道媽媽在看。二來,騎機車不可分神,若不小心發生了車禍,可

要出人命的。

  芳姐問:「坐好了?」

  阿勇說:「坐好了。」

  芳姐心中大感奇怪,這小子昨天還抱得親親蜜蜜的,今天怎麼變了樣?昨天

的手還不老實的想摸自己的陰戶,今天的手,怎麼不見動靜?

  她把撥車開走,阿勇坐著,只想著他要被動。

  約十分鐘,機車停了,芳姐叫他下車。

  芳姐把機車放好,就帶他到一處公寓的電梯,順電梯而上,到了九樓,才出

電梯,芳姐拿出鎖匙開公寓的門。

  她和他走了進去。

  哦!好豪華的公寓,怕有一百多坪,一切的裝飾和擺設,傢俱,都是最高貴

,最好的。

  阿勇吹了一聲囗哨,說:「好地方。」

  芳姐說:「我未婚夫的房子。」

  「好美,好美呀!你未婚夫呢?」

  「去南部出差。」

  「那這房子裡,就只有我和芳姐了?」

  「正是。」

  「芳姐,你不怕我?」

  「你阿勇又不是老虎,我難道會被你吞下?」

  「對,對,你未婚夫很有錢,是個豪富?」

  「不是。」

  「是個騙徒?」

  「你積點口德,我未婚夫雖然不是豪富,但我未婚夫的爸爸卻是豪富,你混

帳懂了吧!」

  「不懂。」

  「不懂,你就去死!」

  「好,我死在芳姐的懷抱中,做鬼也風流。」

  他和芳姐兩人,平時是斗慣了嘴,見面就是這樣的不可收拾。

  芳姐坐在很有氣派的沙發上,阿勇則緊挨著芳姐,坐了下來,有意無意的拉

著芳姐的玉手,而且把手放在芳姐的大腿上,才說:

  「芳姐,開玩笑,怎麼生氣了?」

  芳姐被阿勇的手,摸得春心蕩漾,她嘟著小嘴說:「你老是惹人生氣。」

  「對不起,對不起,我的芳姐。」他邊說,邊摸著芳姐那瑩瑩如玉的大腿。

  芳姐被摸得心猿意馬,又捨不得把阿勇的手撥開,她還是嘟著小嘴說:「你

最可恨了。」

  「我什麼可恨?」

  「你自己知道。」

  「我不知道呀!」

  「怎麼會不知道,就是你跟我媽的事呀!」

  談起這個問題,阿勇故意輕歎「唉」的一聲,像無限委屈似的,放開了芳姐

的手頹然跌坐在沙發上,說:「林伯母真會纏人,不知該怎麼辦。」

  芳姐說:「怎麼了?」

  阿勇說:「也不知如何向你解釋才好,芳姐,你是要跟我談判對不對?」

  芳姐想了一下,說:「對!談判。」

  阿勇說:「不要談了。」

  「為什麼?」

  「還有為什麼?你回家去告訴你媽媽,叫她以後別纏我,不就得了。」

  「阿勇,你,你……」芳姐也急了起來,她也知道若阿勇真那樣做,事情可

鬧大了。

  「我怎麼了?」

  「你混帳。」

  「我為什麼會是混帳,你不是要跟我談判嗎?談判就該有個結果,我給你一

個結果,你還不滿意了。」

  「我只是可憐林伯母,才不得不應付她的。」

  芳姐愈想愈不對,突然站起來,怒叱道:「阿勇,你欺人太甚!」

  阿勇也站起來,說:「我欺誰?」

  「你欺負我媽媽。」

  「這你也看到了,是我欺負你媽媽,還是你媽媽欺負我?」

  「阿勇,你……你……」芳姐舉起玉掌向阿勇打來。

  阿勇心想,芳姐雖然動了春情,但她畢竟是太年輕,不懂得勾引男人,要她

主動、自己被動是不可能,不如自己主動來得好。

  「拍!」的一聲,芳姐的玉掌已結結實實的,打在阿勇的臉上。

  「呀!」阿勇叫了一聲,想不到芳姐真的打他,女孩子家的掌力,當然不會

很痛,可是他不得不假裝很痛的樣子,而且裝出像要哭的樣子。

  芳姐大驚失色,她想不到阿勇沒有閃避。

  兩人本來已站得近,芳姐更趨前一步,差不多要跟阿勇貼在一起,她用手摸

著阿勇的臉,急聲說:「阿勇,對不起,對不起嘛!」

  阿勇見機會來了,他伸出雙手,把個芳姐緊摟著,並用唇要去接芳姐的唇。

  芳姐的粉臉猛搖,罵著:「要死了,要死了。」

  阿勇見芳姐不跟他接吻,那也沒關係,他用手摟緊她的臀部,使她的陰戶跟

自已的大雞巴磨擦也過癮。

  「啊!」芳姐輕叫一聲,如觸了電似的,全身都麻了起來。

  「阿勇……嗯……你欺負芳姐嘛!」

  「我就是要欺負你,你媽媽欺負我,我要報仇,所以我欺負你。」

  「嗯!……」

  芳姐這時全身又麻又癢,想起阿勇跟媽媽玩大雞巴小穴穴,那種舒服的樣子

,她的小穴裡也流出了淫水,春情蕩漾起來。

  阿勇的唇就是不離芳姐的粉臉,芳姐說:「你要……要怎樣嘛?」

  「要跟芳姐接吻。」

  「嗯!」

  「芳姐不跟阿勇接吻,阿勇絕不放手。」

  「好嘛!」

  芳姐只好把她的香唇,送去與阿勇的唇貼合在一起,阿勇現在也是接吻高手

,他只感到芳姐的囗中很香又很甜。

  芳姐被阿勇吻得昏頭轉向,連她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誰了。

  片刻,阿勇才放開手,說:「好了,現在我倆好好的談談。」

  芳姐早已被阿勇吻得慾火高漲,突然被阿勇放開手,還傻楞楞的問道:「談

什麼?」

  阿勇說:「你不是約我來談談的嗎?」

  他心中暗叫一聲「罪過」,芳姐是很美麗,迷人,又善良的女孩子,因為太

美麗了,專科剛畢業,就考入一家大公司當秘書,立即被董事長的獨子看上,猛

追了三個月就被追上訂婚了。這樣的女孩他再對她想入非非,委實罪過。

  芳姐這時才回過神來,說:「對,是要談談的。」說著,芳姐坐了下來。

  因為她的小腿很長,所以看起來特別的婷婷玉立,現在坐下來,小腿更顯得

修長均勻,很是迷人。

  阿勇貼著她坐下說:「談什麼?」

  芳姐被阿勇貼得芳心大亂,說:「阿勇,你不要欺負人嘛!」

  「我欺負你什麼?」

  「你這樣坐,人家很難受。」

  阿勇得寸進尺,一手摟著她的柳腰,說:「這還難受,以後有得你難受的。

  「什麼意思?」

  「你的丈夫是大富豪,大富豪就事業多,事業多就工作忙就常常在外面,在

外面就不能回家陪你,不陪你,你就會空虛寂寞,那你怎麼辦?」

  「那還不簡單,我可以找你陪我,或看電影呀!」

  「那晚上獨守空帷,又怎麼辦?」

  「你胡說什麼?」

  「芳姐,我說真的了,你晚上獨守空帷,是不是也找我陪你睡覺?」

  「要死了,你要死了……」

  芳姐說著,拚命打著阿勇的大腿,阿勇不由分說,就把芳姐壓在沙發上,猛

吻著她。

  她被吻得喘不過氣來,說:「阿勇,你又欺負人。」

  阿勇說:「不是欺負你,反正你以後要獨守空惟,那時你只好找我陪你睡,

我倆現在先試試睡覺的味道怎樣,難道不可以?」

  「睡覺也不是在沙發上了。」

  「好,那就到床上去。」

  阿勇說著就站了起來,也把芳姐拉起來,說:「走,到房間裡去。」

  芳姐就阿勇這一陣的胡纏,早已芳心蕩漾,她被拉起來,不知該怎麼辦,聲

音有點發抖說:「阿勇,你,你欺人太甚嘛!」

  「我就是要欺負你,走不走?」

  「好嘛!」

  阿勇摟著芳姐,走入臥室,阿勇說:「哦,這臥室好美,像皇宮。」

  芳姐說:「是我的臥室。」

  「你未婚夫的呢?」

  「在隔壁。」

  一進入臥室,阿勇就忙著關門,也忙著為芳姐脫衣服,芳姐掙扎著,說:「

你要怎樣嘛?」

  阿勇說:「要跟你睡覺呀!反正你以後總是要獨守空帷,到那時候再要找我

,我可不理你了。」

  「你最會欺負芳姐了。」

  「我就是要欺負你,你要怎樣?」

  「嗯!……好嘛!要欺負就讓你欺負好了。」

  阿勇從來未曾幫女人脫過衣服,七手八亂的,終於把芳姐的衣服脫下了。

  「啊!」芳姐粉臉含羞的低叫一磬,阿勇逗趣的問:「芳姐又啊什麼了?」

  芳姐氣得跑上床去,說:「你又欺負人,又羞人,你最可怕了。」

  阿勇則驚住了。

  雖然芳姐還穿著乳罩和三角褲,可是那肌膚之光潔晶瑩,實非任何一個女人

可比,因為身高將近一百七十公分,脫掉衣後,更顯得修長纖秀,再加上曲線分

明,窕窈玲瓏,婀娜多姿,更是迷人已極。

  阿勇趕快脫掉衣服,趕忙上床說:「對不起,對不起,芳姐,我是逗你的。

  芳姐側過身不理他,說:「逗人也不是這樣的逗法,又欺負人,又羞人,最

最可怕了。」

  「對不起,請你原諒,我向你陪罪。」

  阿勇說著,一顆心噗噗跳個不停,緊張得差點兒把顆心跳出口腔,芳姐就像

是白玉雕成的美女像,那麼晶瑩與艷麗,他依偎在芳姐身旁說:「不要生氣,我

已向你陪罪了,你又要怎樣呢?」

  「要你去死。」

  「好,我決定死,就死在芳姐的肚子上。」

  不由分說就把芳姐扳過來,與芳姐吻在一起來了,一手忙著解開芳姐的乳罩

  「啊!」

  芳姐輕叫,乳罩已被阿勇解開,他忙著摸撫芳姐的乳房,她的乳房雖沒有林

伯母那麼大,卻也不小,摸起來緊碰碰的極富彈性,手感極好。

  「阿勇……不要……不要嘛……」

  「芳姐……要……要嘛!」

  芳姐被摸得嬌躽輕輕的顫抖,全身只感酥癢極了,於是她的手,也盲目的搜

索著,當她的玉手,握住了阿勇的大陽具時,芳心亂跳。

  「啊!……」

  這是一條火燙的大鐵棒,又粗又長。

  阿勇的手順勢往下,通過平坦的腹部、小腹,終於摸到了芳姐的陰戶。

  她這時全身都軟了,軟得好像一絲氣力也沒有,只有小腿伸縮著,柳腰亂扭

,不知是掙扎或是迎接。

  阿勇摸到小腹下面的小山丘,在茂密的陰毛中高挺著,他尋探小山丘的洞中

,漸漸的,他撥開陰毛,把手指伸進濕淋淋,滑潤潤的小穴穴內。

  「啊……」

  阿勇很快的就把她三角褲褪掉,然後翻身上馬,把個白玉似的芳姐壓著,說

:「芳姐,握住我的陽具,對準你的小穴穴……」

  芳姐玉臉含春,雙眼含嬌,猛搖著頭,呻吟著:

  「不要……阿勇……不要……真的不要……我怕……我怕你……」

  呻吟歸呻吟,她還是把阿勇的大陽具拉到她小穴穴囗,等待阿勇的攻擊。

  她迷著眼凝視阿勇,小嘴不斷地用迷迷糊糊的鼻音哼著,那樣子真是勾魂蕩

魄極了,兩隻玉手同時也不停地在阿勇的身上摸。

  她的小穴穴已經流出很多淫水,阿勇的臀部猛往下沈,大雞巴就往小穴裡插

  「啊……啊……好阿勇……輕點……輕一點……我好痛……」

  阿勇看到芳姐粉臉蒼白,淚水縱橫,便於心不忍的停止不動,柔聲問道:「

芳姐,很痛嗎?」

  「痛……痛死了……」

  「芳姐,你忍耐一下,馬上會好轉的,好嗎?」

  「好嘛!你輕點,你的那麼大……」

  阿勇這時才發覺,只進去了一個大龜頭,他當然不能就這樣停著,他用灼熱

的雙唇,吻著芳姐,下面的臀部,也緩緩的擺動起。旋轉著,又旋轉著,不敢再

插下去了,怕傷了芳姐。只是慢慢的塞進去,直頂處女膜。

  「啊……哎……哎……哎喲……」

  「很痛嗎?芳姐……」

  「哎……不……不很痛……很癢……很脹…很舒服……」

  阿勇只感到芳姐的香唇火熱,陰戶發燒,知道她已漸漸地進入佳境了。

  「芳姐,我慢慢插進去,好嗎?」

  「唔…阿勇……你不要太用力……輕點……」

  阿勇旋轉了一陣,就用力插了一下,一下就衝破了那道薄膜。

  「啊……輕點……」

  「痛嗎?芳姐……」

  「哎……啊……很痛……很……痛死了……」

  阿勇不敢再動了。

  漸漸的,芳姊也扭動起臀部了,粉臉上也呈出了消魂的表情,嬌軀戰顫著,

伸縮著。

  阿勇不敢茂然猛插,他只是旋轉一陣,再插深一下,大雞巴,已漸漸深入小

穴中,有四寸了。

  只聽芳姊嬌叫一聲:「哎喲……你頂到人家的……花心了……」

  她抽搐著,粉臉左右急擺,把個秀髮擺的亂飛,她咬牙切齒,嬌軀蜷縮著,

而且兩條小腿亂踢。

  「……阿勇……好舒服……哎喲……我快受不了了……好阿勇…………我的

好阿勇……哎……哎……不要停……不……不要……停……」

  她的鼻音沈濁而急促,粉臉上已涓涓的流出香汗。

  阿勇也感到舒服透了,芳姊的小穴穴又緊又暖,把他的大雞巴包得文風不透

,那種舒服的快感,激發了他原始的野性。

  他不再旋轉臀部了,他猛然抽出,狠命地插入。

  「啊……哎喲喂……我真的要死了……好舒服……好美……好美喔……」

  這處女的小穴,是阿勇在林伯母處所享受不到的,他愈插愈深入,已經全根

盡入了。

  「啊……啊啊啊……我丟了……丟了……」

  她抽搐了一陣,就垂死暈迷在床上,魂兒也飄飄的飛向空中,載浮載沈。

  阿勇插得興起,突然見她暈迷過去了,大感失去了對手的無趣,只好伏在她

的嬌軀上,無聊地吻著她的粉額、玉鼻、臉頰。

  吻吻停停,看她的反應。她只是張開著櫻囗,迷迷糊糊地哼著:

  「……舒服……好舒服……好美……好美。」

  阿勇又無奈地吻著她的粉臉,同時挺起胸膛,挪出一隻手來摸捏她的乳房。

  少女的乳房本來就美,芳姊的更美,白得如雪如霜,像媽媽的那樣大,有三

十四吋了,比紅豆還小的乳頭,凹下乳房內,乳暈粉紅色的,滲著血絲,使人見

了就失魂落魄。

  「嗯……嗯……嗯……」

  芳姊還在餘味無窮,阿勇耐不住的說:「芳姊……芳姊……你醒來了嗎?」

  「嗯……醒來了……」

  「舒服嗎?」

  「好舒服,好舒服。」

  「我欺負你了嗎?」

  「讓你欺負好了,你要欺負,就讓你欺負好了。」

  阿勇的大雞巴還硬如鐵的插在芳姐的小穴穴中,他的慾火還末消。看芳姊那

樣的舒服,心理上也大感好受。

  一會兒,芳姊才展開她的美目,很快的又閉上。

  何勇好奇的問:「芳姊,你閉眼睛幹嘛?」

  「芳姐害羞嘛!」

阿勇說:「芳姐,你害什麼羞,反正你以後要獨守空帷的,總要我來陪你睡

覺……」

  「阿勇,再胡說,芳姐要生氣了。」

  「好,你生氣吧!我要回家了……」

  阿勇放開了摟著芳姊的手,挺身就要起床。

  「不!……好阿勇……不要抽出來,不要離開芳姐,芳姊要你,要你……」

  芳姊花容失色,驚得一雙玉腿擡起來,挾阿勇的臀部,一雙玉手,死緊的摟

著阿勇。

  阿勇見要脅成功,就說:「你要不要生氣。」

  芳姐說:「不!不要了。」

  「你要叫我親哥哥。」

  「嗯,叫親弟弟好嗎?叫親哥哥多難聽。」

  阿勇想想也對,是該叫親弟弟,這樣是好聽多了,於是說:「好,芳姐叫阿

勇親弟弟,阿勇叫芳姊親姊姊。」

  「好嘛!叫親娘也可以。」

  「芳姐,你欺負人!」

  「嗯!你能欺負芳姊,芳姊就不能欺負你嗎?」

  「也對,但叫親娘不好聽,啊!」阿勇發現了新大陸。

  「啊什麼?」

  「我還是叫你親娘好。」

  「為什麼?」

  「我叫你親娘,我要錢,你就得給我錢呀!」

  「錢個鬼,芳姊被你卡油得太多了,難道還不夠!」

  「啊!對,阿勇連芳姊小穴穴的油,都卡出來了。」

  「嗯!」她扭動著嬌軀。

  嬌軀一扭動,小穴裡的大雞巴就動了起來,大雞巴動了,阿勇但感全身一陣

抽搐,快感由龜頭傳達全身,引發了熊熊的慾火。

  尤其是芳姐一陣陣的少女體香,馥郁的傳入他的鼻中,更增加了他的刺激,

他慾火高熾,大雞巴開始抽動起來了。

  「啊……親弟弟……插得好……哎……哎……你插……你欺負吧……」

  她被阿勇插得舒服透了,那雪白的玉腿,已舉起纏在阿勇的身上,舒服得飄

飄欲仙。

  阿勇也感到全身著火,芳姐的小穴穴和林伯母的小穴穴,完全不同,芳姐的

小穴穴又緊又暖,好受得太多了,他插得又暢美,又痛快。

  芳姐何曾享受過這種千軍萬馬似的攻擊,早已被插得欲死欲活,漸漸的進入

神妙的世界。

  「哎……哎喲……喔……喔……好阿勇……好弟弟……真要被你插死了……

被你欺負死了……哎……喔……好舒服……」

  芳姊已挺起臀部,為的是讓她的陰戶與阿勇的大雞巴結合得更真實才小穴口

,淫水一陣陣的流出來,濕滿了床單一大片,紅的白的,真像萬點梅花一般。

  兩人盡情地玩著,直到芳姐連洩了三次之後,阿勇突然感覺到,芳姊暖暖的

陰戶,像只肉圈圈,陰戶內的孔道緊緊地挾著阿勇越發漲大的陽具,阿勇也叫了

  「親姊姊……呀……好芳姐……你的小穴……好美…好美…好美……呀……

  「親弟弟……好舒服……我舒服死了……姊姊又要死了……死給親弟弟了…

…哎……」

  阿勇但感一陣熱流直衝龜頭,他快速的抽插了十幾下,肉柱一陣美感,整個

人像飄飛升空似的。

  「阿勇……哎喲喂……姊又丟了……」

  「芳姊……親姊姊……我也要丟了……呀……呀……丟了……好舒服……」

  於是兩個人都洩了。

  阿勇緊摟著芳姐,若姐也緊摟著阿勇,也許興奮過度,兩人由於暈迷都睡了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芳姐先醒來,發覺阿勇還壓在她身上,她喘不過氣來,

微微的一移動,驚醒了阿勇,阿勇猛地起身坐在床上。

  「勇……阿勇……」芳姐也坐了起來,雙手緊摟著阿勇,說:「阿勇,你怎

麼來。」

  阿勇一看手錶,才十一點,才籲了一口氣說:「還好,才十一點,我媽媽說

,十一點半要回到家的。」

  他說著,伸出雙手握著她的乳房。

  「嗯!……」

  「不能摸嗎?」

  「好嘛!你只會欺負芳姐,讓你欺負好了。」

  阿勇放開手,說:「不欺負你了。」他有林伯母的經驗,對女人,事後女人

總會要求一番溫存的,相信芳姐也是女人,不會例外。

  芳姐挺著玉團似的雙乳說:「好嘛!讓你欺負嘛!」

  阿勇說:「不!」

  「嗯!你要欺負人嘛!芳姐要你欺負嘛!」

  阿勇才伸出摸揉著她的乳房,並和她熱烈的接吻一番,才雙雙步入洗澡間。

  阿勇邊清洗,邊說:「芳姐,下次我倆來玩洗鴛鴦浴,好嗎?」

  芳姐羞答答的說:「好嘛!」

  「我洗芳姐,芳姐洗阿勇;我洗芳姐的小穴穴,芳姐洗阿勇的大雞巴,你說

好嗎?」

  「好嘛!」

  「芳姊,你不能再說阿勇欺負你了。」

  「你是欺負芳姐嘛!」

  兩人打情罵俏之後,阿勇回到公寓,開了門走進去,還真準時,正好是十一

點半。

  媽媽在廚房炒菜,叫道:「阿勇,你回家了。」

  阿勇說:「是的,媽!」

  「去換衣服,要吃中餐了。」

  「是,媽!」

  阿勇到臥室,把衣服脫掉,裸露著上身,還是穿著一條運動褲,就到廚房幫

媽媽的忙,也不知怎地,芳姐雖然比模特兒還美,可是還是比不上媽媽。

  媽媽是全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媽媽問:「電影好看嗎?」

  阿勇說:「普通了。」於是把同學看完電影後,說給他聽的故事,也照樣的

說一遍給媽媽聽。

  阿勇真的是個鬼精靈,他邊說故事,邊幫媽媽忙,還邊藉機在她的身上,摸

一下,碰一下,或擦一下,害得她無心於炒菜。

  媽媽笑著說:「阿勇,你到餐桌坐好。」

  阿勇說:「媽,我幫忙好嗎?」

  「算了,你愈幫愈忙,鬧得媽媽無心炒菜。去去,去整理碗筷。」

  「是,媽媽。」

  他很無可奈何到餐廳,把碗筷排好。

  她今天還是穿那件中間只有一條帶子的睡衣,帶子又結得松,有意無意之間

,總會露出一部份的乳房和那如瑩如玉的大腿。

  阿勇坐在餐椅上,突然想到,呀!養母一定春心蕩漾了,她大概耐不住長期

的空虛,和小穴的發癢,看來下午要有事了。

  可是無論如何,他不能讓媽媽主動,定要媽媽保持她的矜持,害羞和尊貴,

這樣媽媽好下台。

  媽媽總是在緊要關頭打退堂鼓,相信她事後一定很後悔的,小穴穴也一定難

受極了。

  媽媽,好可憐。

  他胡思亂想著,媽媽已端上豐菜,她放下菜,一定要稍微彎身,乳房就會露

出來。

  阿勇就在媽媽要把菜放在餐桌前,故意站起來,她彎身放菜,他的眼睛就虎

視耽耽的看著她的乳房,真是太美了,媽媽的乳房像極了梨子,肌膚又是白裡透

紅,誘惑得他垂涎欲滴。

  媽媽放下菜,兩個乳房微微擺動,差點兒把阿勇的魂兒鉤出體外。

  阿勇的動作,也逗得媽媽的粉臉都羞紅了,含羞帶怯的好不自在,她很希望

阿勇看她的乳房,又很害怕和羞怯。好幾種複雜的心裡混合著她,使她不知要如

何才好。

  她真的很需要阿勇的大雞巴,插在自己的小穴穴中。

  記得,她很久沒和丈夫玩過了,一年,二年,或者更長,直到那天,阿勇舔

她的小穴穴,使她滿足。

  但那也不是真滿足,只算勉強的滿足,她需要真正的滿足。

  她的小穴穴,須要像阿勇那樣的大雞巴,插進去,插得死去活來,領略人生

的樂趣,享受它,她不能守活寡,那對自己太殘忍了。

  她端好了菜,開始吃飯。

  阿勇注意到了媽媽心情很亂,他不想說什麼,也不敢說,兩人默默的吃著飯

,反而缺少了平時談天說笑的快樂氣氛。只是偶而,媽媽看他一看,臉兒羞紅的

又把視線移開,像有話說,又沒說。

  他則很大方地看著她,阿勇覺得,他現在像個獵人,而養母則是他的獵取物

,他要得到她,並不困難。

  吃飽了飯,媽媽默默收拾碗筷。

  阿勇也默默地幫著媽媽在收拾餐桌,她的情緒似乎非常緊張,做工作都心不

在焉,她在洗碗的時候,阿勇偎過去,說:「媽,我幫你洗。」

  她瞪著美目看阿勇,那樣子就像只驚弓之鳥,阿勇伸出手摟住她的腰。

  「嗯!」

  她輕哼一聲,全身如觸電似的,熱火流遍全身,阿勇看得有點兒不忍心,又

垂下手來,往客聽走,媽媽顫聲說:「阿勇,你……」

  阿勇很鎮靜的說:「媽,我看電視,好嗎?」

  媽媽像放下一顆心似的,說:「你看電視……」

  阿勇打開電視機,就專心的看了起來。

  媽媽的腦海裡,則是紛亂極了,就像遇到一件重要的事情無法決定般的,她

知道阿勇這鬼靈精已知道了一切,知道她無法忍耐下去,知道她急需發洩,真正

而又滿足的發洩,所以阿勇挑逗她。

  而她,他決定接受挑逗,她小穴裡的春潮已氾濫,從早上阿勇跟芳姐出去,

到現在,她沒有一刻心靈安靜過,她想許多事情。

  她草草的,又無心的把工作做完,也走到客廳,本來,她應該坐另張沙發,

或坐在離阿勇最少有半尺的距離,可是不知怎地她貼著阿勇坐下。

  阿勇並不驚訝,媽媽的舉動,最少也證明她是很需要了,他很自然的伸出手

,摟住媽媽的腰,說:「媽媽早上都在家裡?」

  她坐的姿勢,使左右乳房均半露出來,裙子更是開了一邊,那像極了一個風

騷女人,阿勇並不激勵,他早上剛跟芳姐玩過,而且丟了精。

  他微一側轉,把他的大腿貼住媽媽的大腿,手有意無意地放在她大腿的內側

  「嗯!」

  媽媽已經春情激動,就像一座快要爆發的火山。

  阿勇說:「媽,下星期我們去郊遊。」

  媽媽的聲音,有點發抖說:「到時再說。」

  「嗯……嗯……」阿勇假裝撤嬌,把頭埋在媽媽的胸膛裡,用臉頰去碰如玉

如粉的乳房。

  「嗯……阿勇……嗯……」

  阿勇用雙唇,輕吻著她的乳房,火山快要爆發了,她的小穴中已淫水津津,

她閉著眼睛,兩片濕潤的櫻唇,充分顯露出性的衝動。

  阿勇順著乳房慢慢的吻,已用口含著了她的乳頭。

  「嗯……阿勇……起來……不……不要……不可以……哎………媽要……要

生氣了……」

  阿勇怕媽要生氣,趕忙地擡起頭來。

  媽媽匆匆忙忙地用睡衣,蓋住了乳房,站了起來,往臥室就走,阿勇被這幕

情況驚住了,他嚅嚅地問:「媽!你生氣了嗎?」

  臨入臥室,她發抖地說:「沒有……沒……沒有。」

  阿勇這才放下心來,他也站起來,想走回他的臥室,關掉電視,他走到自己

的臥室,看見媽媽的臥室門並沒關。

  他會過意來:媽媽不敢在客廳玩。

  阿勇輕輕地叫了聲:「媽媽……」

  她的聲音仍發抖的:「嗯……」

  「要睡了嗎?」

  「嗯……怕睡不著。」

  阿勇走了進去,只見媽媽睡在床上,那睡態真是春色撩人,一對乳房均已露

了大半,裙子更是左右掀開來,露出了粉紅色半透明的三角褲。

  阿勇說:「媽,我陪你……」

  媽媽的聲音,有點發抖說:「不……媽媽怕。」

  「媽!你不能永遠怕呀!」阿勇說著,一步步緩緩的走近床旁。

  「阿勇……不……媽……媽真的很怕……」

  阿勇已走到床旁,他知道他媽媽現在是要,只是怕而已,他有責任克服媽媽

的怕,因為凡事第一次最困難,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平常了。

  所以他毫不考慮的,就爬上床。

  「啊!」她發抖著,戰顫著,嬌軀捲縮著。

  阿勇為她解開了睡衣的帶子,為她掀開了睡衣。

  「啊……阿勇……」

  她的美麗胴體,已呈現在阿勇的眼前,她的皮膚本來雪白,白中透著粉紅,

更是膚色的極品,那白皙、光滑,而又細嫩的粉腿,是長得很勻稱,那玲瓏的小

腿更是醉人,在雪白的小肚下部,雖然穿著一條粉紅色的三角褲,但濃密蓬亂的

黑色陰毛,已延伸過三角褲,到了肚臍下二寸的地方,濃黑一片,很細很柔。

  她那兩個豐滿白嫩的乳房,正隨著她胸脯的起伏,而顫抖著。

  她似乎想掙扎,想反抗。

  「阿勇……我好怕……媽媽好害怕……」

  她急促的呼吸著,美麗迷人的臉兒已顯出了性的飢餓,神經刺激得到了高峰

,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在火焰裡焚燒著。

  阿勇說:「不要怕,媽!總要有第一次的。」

  他俯下頭,張開大口,把她的乳房含了一大半,再用舌頭舔著乳房的乳頭,

同時手也往下滑……滑到了絨絨的陰毛處,然後鑽進三角褲了,他在尋找桃源洞

口。

  「啊!……」她打了一個寒噤,感到一陣舒服的刺激湧上全身。

  「嗯…嗯……啊……」

  阿勇找到了桃源洞口,用手指插進去,呀!好暖好緊的溫柔鄉,已經漲滿了

潮水,順著手指流了出來。

  他知道媽媽不能忍受了。

  很快的,他先把自己的褲子脫掉,再為她脫下三角褲。

  「阿勇……不……不……可以……媽……好怕……好怕。」

  三扒兩扣,已解下她的三角褲。阿勇俯身,把她壓了下來。

  「啊!……」

  她顫抖,抽搐著,她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起來,她掙扎地搖動著嬌軀,像要

逃避,也像是在迎接。

  面對著這麼美麗的胴體,阿勇的大雞巴也一跳一跳,像急著要跳進小穴裡吃

淫水。阿勇用雙唇貼住了她灼熱的雙唇,手握著大雞巴對準了小穴,猛然地把臀

部沈下來,大雞巴往小穴裡插。

  「啊!」她一聲慘叫,同時也呻吟著。

  「痛……阿勇……好痛好痛哦……」

  阿勇知道只進了一個大雞巴的龜頭,好在他有早上對芳姐的經驗,他就把臀

部旋轉起來了,同時柔情萬千的說:「媽,你忍耐點……一下子就不痛了。」

  「唔……唔……輕點兒……阿勇……媽媽好怕好怕……」

  她的呼吸更加急促,粉臀也隨著阿勇的旋轉而扭動起來,一陣陣暢快的刺激

,湧上了全身,她的粉頰泛紅已被阿勇旋轉得欲死欲活,不時呻吟著。

  「唔……唔……勇兒……好……好舒服。」

  阿勇聽媽媽的呻吟聲,知道她已不痛了,他在旋轉時,加了臀部的力量,使

大雞巴一分一厘攻佔城池,緩緩地往小穴裡前進。

  這是非常迷人的小穴,緊得密不通風,阿勇的大雞巴好受極了,他也舒服得

快發瘋,等到大雞巴已進入了有三寸左右,他才改為抽出來、插進去的動作。

  起先是慢慢的,後來加快加重,約二十幾下後,阿勇已猛抽狠插起來了。

  她姣美的臉上,產生出一種不可言喻的快感的表情,她舒服得魂兒都飛上天

,不斷地搖動著臀部,挺高了陰戶,小嘴裡大叫:

  「好勇兒……唔……唔……美極了……舒服透了……阿勇……你……唔……

唔……你要奸媽媽……媽媽就給你奸吧……呀……」

  「媽媽,你還怕嗎?」

  「不怕了…不怕了……哎喲……媽媽真要浪……哎……浪起來了……舒服…

…真舒服……呀!……你碰到媽媽的花心了……媽媽給你奸死了……快要死了…

…」

  阿勇這時的大雞巴特別敏感,他真的感到龜頭,碰著了一粒硬塊,那也許就

是媽媽所謂的花心,他就拚命的那粒硬塊衝刺。

  她的兩條腿不斷地伸縮,蠕動,她的雙手摟緊阿勇,用她那高聳的乳房,去

磨擦阿勇的胸膛,她的陰戶淫水直流,已經濕滿了床單一大片,像撒尿一樣。

  「阿勇……媽媽快要死了……好舒服……好好舒服……唔……唔……」

  她歇斯低裡的浪叫著,嬌軀不停的顫抖著。

  突地。

  「啊……阿勇……媽媽受不了……要丟精了……舒服舒服……好舒服……媽

就丟給阿勇了……」

  她舒暢得幾乎眩暈了過去,全身癱瘓在床上,只是嬌軀還顫抖著,櫻桃似的

小嘴張開著,臉上顯出了一種極為滿足的微笑。

  阿勇但感大龜頭,被一陣暖流衝擊著,他感到極為舒服,知道媽媽丟精了,

才停止的動作。

  過去很久,她才悠悠的轉醒過來。

  一醒過來,見阿勇凝視著她,她害羞得閉上眼睛,卻把香唇送到阿勇的唇邊

,並把香舌送進阿勇的嘴裡,讓阿勇盡情地吮吸著。

  阿勇說:「媽媽,舒服嗎?」

  她說:「嗯!」

  阿勇想起,現在應該是打破媽媽的矜持、害羞、尊貴的時候了,以後媽媽放

棄了這一些,才能盡情的玩,才得到更滿足。

  他說:「媽,你要叫我親哥哥。」

  她瞪大眼睛說:「為什麼?」

  「黃色錄影帶都這樣叫的嘛!」

  「嗯!……」

  「媽媽叫不叫?」

  「嗯……你不要欺負媽媽嘛!」

  「不是欺負,是這樣叫起來,我才會更快樂,我也會使你更快樂,叫呀!」

  「嗯!」

  「媽媽不叫,我不玩了。」

  「……好嘛!我叫……」

  「叫呀!」

  「嗯……親……嗯……親哥哥……」

  「我阿勇的親妹妹。」

  「你也不害臊。」

  「玩的時候才這樣叫呀!」

  「阿勇……嗯!親哥哥嘛!你為什麼這麼厲害,是誰教你的,芳姊嗎?」

  「不是,黃色錄影帶。」

  「你真壞,壞親哥哥。」

  「壞親哥哥才能使親妹妹快樂呀……」

  「嗯!……」

  「要不要再玩?」

  「你,親哥哥還沒丟精?休息一下再玩嘛!」

  她說著,又緊摟著阿勇,兩人又摟著一團接吻著,阿勇乘機來了一個大翻身

,讓媽媽俯在他身上,壓著他,姿態變成媽媽在上,他在下。

  「啊!阿勇,不!親哥哥……」

  「親妹妹,你又怎麼了?」

  「不能這樣呀!」

  「媽!不!親妹妹,你要放開心胸來,盡情的玩,不然就不會盡興。」

  「好嘛!」

  「親妹妹,你的小穴穴是世界上最美的小穴穴,爸爸最可惜了,暴殄天物。

  「什麼暴殄天物?」

  「媽媽的小穴穴……」

  「要叫親妹妹嘛!」

  「親妹妹的小穴穴是天物,爸爸不會享受,那豈不是暴殄天物?」

  「唉!你不知道你爸爸。」

  「爸爸怎麼了?」

  「他……他……」

  「他怎麼了?」

  「他已經性無能了。」

  「爸爸還不到四十歲,怎麼會呢?」

  「這是真的呀!」

  「媽!親妹妹,以後我們玩的時候,萬一被爸爸看見了,他一定很生氣。」

  「不會。」

  「為什麼?」

  「你爸爸曾建議我去交個男朋友,只要不跟他離婚就好了。」

  「媽!親妹妹,你為什麼不去交呢?」

  「親妹妹害怕嗎萬一交個歹徒,就身敗名裂,還會連累你爸爸呢!」

  「說的也是,那親妹妹的小穴穴,是阿勇的了。」

  「嗯!你真壞!」她撒嬌。

  阿勇說:「我們再玩呀!親妹妹你動。」

  「嗯!我不會這樣玩,太羞人了。」

  阿勇見媽媽不動,他就動起來,他挺高了臀部,然後突然放落,這樣媽媽的

小穴穴,就套動大雞巴了。

  「嗯……親哥哥……呀……」

  這樣才幾下,媽媽已情不自禁的自己套動起來,粉臀一挺一挺的上下套動,

嘴裡哼著:「我的親……哥哥……你要了媽媽的命……啊……」

  哼幾聲,又發狠的低頭咬著阿勇的肩,下面套動著更急,嬌軀也發抖起來。

  「心肝……我的親……哥哥……我又怕又愛的……親兒子親哥哥……剛才差

點兒又……又丟了……唔……美死了……」

  「媽媽怕什麼?」

  「……我不說……羞死人了……」

  「我要親妹妹說。」

  「嗯……哎喲……」

  「……不說阿勇就不玩了……」

  「親兒子……親哥哥……哎……哎……喔……你的大雞巴……太厲害了……

使媽媽親妹妹……又愛……又怕……哎……」

  動作更加快了,還不時的在磨、在轉,使阿勇癢到心裡,舒服得直叫:

  「親媽媽……親妹妹……啊!……好……美死我了……加重一點……好……

好小穴……」

  「嗯……我的小丈夫哥哥……哎呀……親兒子哥哥……咬呀!………小穴要

洩了……又洩給大雞巴親哥哥了……呀!」

  「親妹妹媽媽……你不能丟……要等我……快……快用力……」

  兩人摟在一起,浪做一團,套得更快,哼哼的淫聲百出,她用力的套動著,

小穴抽送不停。

  「兒呀!……親哥哥……媽媽親妹妹不行了……唔……唔……舒服死了……

我要死……要死了……不行了……丟給親哥哥了。」

  她又洩了,精疲力盡的伏壓在阿勇身上,嬌喘著,吞汗淋漓,阿勇見狀,緊

摟著媽媽,來個大翻身,又把她壓在床上。

  這時阿勇的雙手,抓著兩個乳兒又捏又揉,又摸又撫,嘴唇更吻著她的櫻唇

,使她舒服得飄飄欲仙,滿足直哼著:

  「舒服…嗯……真舒服……」

  連嬌軀都還顫抖著。

  過了片刻,她就沈沈的入睡了。

  阿勇不敢動,直到聽到媽媽均勻的鼻息聲,他才慢慢的抽出大雞巴。

  「嗯……啊……不……不要抽……」

  媽媽突然醒來的緊摟著他不放。

  阿勇說:「親妹妹,我不會離開你的。」

  「嗯……你騙人,你要去找芳姊玩。」

  「不會了,媽!你放心睡吧!」

  「嗯!……」

  「怎麼了?」

  「你要天天陪媽媽睡。」

  「好媽媽,阿勇求之不得天天陪媽媽睡呢?」

  「不騙媽媽?」

  「絕對不會!媽媽不怕了?」

  「嗯……不怕了嘛!」

  「那好,媽媽你睡吧!」

  「媽媽睡了,你就要偷偷跑走。」

  「不會了,勇兒也要睡,就睡在媽媽的肚子上,好嗎?」

  「嗯!……好嘛!只要不離開媽媽就好。」

  媽媽又睡了,阿勇想了許多,他想他應該要放棄林伯母和芳姊,專心的來侍

候媽媽。但林伯母太淫蕩,太嗲,太嬌媚了,跟林伯母玩,可以盡情的玩,玩得

極痛快,而且不要管林伯母丟精幾次,他要插就可盡情的插。

  放棄了林伯母太可惜。

  芳姊是嬌嫩嫩的少女,他可以欺負她,又可以跟她鬥嘴。

  放棄了也可惜。

  他胡思亂想一陣,就壓在養母嬌美的胴體上,沈入夢鄉中。


编辑时间:2018-03-19作者:AAA6A.COM

admin
上一篇: 媽媽的生活 
下一篇: 楊叔叔